位置:鞍山新闻网 > 体育活动 > 正文 >

“铁马”的忠诚——辽宁能源产业集团铁法能源公司大隆矿副矿长马忠生的故事(上)

2019年09月09日 11:10来源:未知手机版

马云吐槽徐晓冬pk太极拳,lol积分,玉石板

佝偻着腰,梗着脖子。9月6日,辽宁能源产业集团铁法能源公司大隆矿井下,通往E21503回顺工作面的巷道上,副矿长马忠生有点蹒跚的背影,让矿党委书记李长庚看着心疼,“这匹‘铁马’,认干,‘拉’不住!”

1993年,马忠生就得了强直肥大性脊柱炎。病情发展到现在,他的腰椎严重钙化、变形。穿鞋,自己系不了鞋带;仰卧,头挨不到床;俯卧,胸部贴不到床。那疼法,常人受不了。近两年,他又患上严重的滑膜炎,走起路来更吃力。

马忠生1983年成为一名矿工,37年来,从大明一矿到大兴矿再到大隆矿,小马成了老马。

今年年初,马忠生成为大隆矿副矿长。职位变动后,各种事务性工作多了起来,按理说,他没必要再天天下井,但老马“涛声依旧”。

6月起,马忠生外出开会、学习的任务陡然增多。可9月6日,记者在矿电子打卡机上看到,3个月,他共下井91次,基本一日没落。“白天出差,晚上‘补课’”。

有人算过,这么多年,马忠生在矿井累计行走16万公里,平均每年下井400多次。这数字,别说铁法公司,即便在全省煤炭系统中也十分罕见。“铁马”的外号,也就这么传开了。

有人说马忠生下井有瘾,他也不否认。一到工作面,就像换了个人,背还有点驼,可眼睛雪亮。“网扣绑线裂小口了,修”“巷帮没割齐,改”“轨道架得歪了,捋顺”……9月6日,在600多米深的井下,他四处查看,精准指挥,亲自动手,一丝不苟。

“与其在家抓心挠肝地惦记,不如下井安心。”说起“上瘾”的原因,老马说,矿井下有许多不可预见、会触发安全事故的偶然因素,经常在现场,一些细微变化都能察觉。隔阵子再去,情况一变,判断力就差得多,“要想小隐患不过班,大隐患不过天,就得死看死守”。

凭借这样的“瘾头”,老马在任大兴矿综掘二队队长时,队伍累计进尺突破10万米,创出铁法能源公司综掘日进尺、月进尺和年进尺的最高纪录,被誉为“辽北综掘第一队”、全省煤矿“精品示范队”。他带过的队伍,25年没有出现一起重伤以上人身事故,堪称奇迹。

工友眼中,老马有“三最”:别人一年穿破两三双靴子,他穿破了五六双,是最费靴子的队长;“撂下耙子就是扫帚”,井下的活都过手,从来不当甩手干部,是手上老茧最厚的队长;家里、井下两点一线,除了休息就是工作,是业余活动最少的队长。

说起这“三最”,同事个个竖大拇指,但老马的妻女,却免不了会抱怨两句。

马忠生天天早出晚归。女儿马婷婷记得,小时候为了趁爸爸上班前见一面撒撒娇,她总是要早早起床。孩子今年30岁了,这样的“生物钟”一直未变。

“太累了,一回家倒头就睡,陪她娘俩说话的时候很少。父亲生病去外地治疗,我也没顾上。”唠起家人,“铁马”眼里满是愧疚与柔情。

凭着几十年如一日的工作激情,马忠生连续23年被评为公司劳动模范、2次被评为铁岭市劳动模范、2次被评为辽宁省优秀共产党员,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煤炭系统劳动模范、“同煤杯”感动中国“十大杰出矿工”等殊荣,还光荣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。

虽然经历的“大场合”越来越多,但马忠生仍然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,面对赞誉,他总是用一句话来回复: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矿工,我只是做到了一名共产党员该做的事。

熟悉老马的人都知道,这是他发自内心的表达,看似简单而朴素,却饱含着初心与忠诚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s0898.com/tiyuhuodong/1253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